刘永行:从最困难的行业里“淘金”

www.youth.cn

2014-11-03 13:46:00

中国青年网

   

  “我们不会转型,就算是最困难的行业里也会有机会。”10月30日,在国家网信办组织的传统媒体法人“从企业看信心”系列采访活动上,东方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行表示。东方希望集团的前身是由刘永行四兄弟于1982年成立的希望集团,他们从孵小鸡、养鹌鹑开始创业,逐步将希望集团发展成了中国最大的饲料企业。1995年,决心涉足重化工行业的刘永行分家单干,成立了东方希望集团。经过10年的发展,其已成为拥有员工18000人,年产值近700亿元,集农业和重化工业等为一体的特大型民营企业集团。然而,东方希望集团的主要业务—电解铝和水泥,由于近年行业产能持续扩张,产能过剩情况日趋严重。去年10月,电解铝和水泥被列入《国务院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中严重过剩的行业而被限制发展。此外,被东方希望集团寄予厚望的新业务煤化工,也在今年9月发布的《西部地区鼓励类产业目录》中被删除。为何身处这些产能过剩、面临困难的行业中,刘永行却偏要往“蜀山行”呢?“这个行业里95%的企业是亏损的,但是我们是属于那盈利最好的5%以内的企业,我们去年的销售额有700多亿,今年10月的可直接投资额达到5亿多元,现金流也很充裕,不靠银行贷款就能进行70~80亿元规模的投资。”刘永行说。“产能过剩并不可怕”

  虽然主业涉及多个产能严重过剩的行业,但刘永行并不担心。“每个成熟产业都会有产能过剩,早年,家用电器、IT业都出现过严重的产能过剩,但市场自己会进行优化,淘汰差的企业,留下好的企业,我们的铝行业也是这样,现在市场不好产品售价低,但如果你的成本能做到更低的话,就能有效益。比如现在一吨铝售价是14000元,别人的成本在15000元,他就亏损,我成本在13000元,我就盈利,长此以往,我的市场份额会越来越大。”刘永行说。刘永行表示,东方希望追求的是极致就是“降本增效”,“比如,电解铝在生产过程中需要消耗大量电能,电费要占到成本的40%。如果电价上涨一分钱,100万吨电解铝的工厂,利润就要减少1.5亿元。可以说,电价决定着电解铝企业的生死。而我们的包头稀铝项目采用循环铝电一体化模式,在建厂时就开始规划配套电厂建设,如今其已经能够为电解铝厂提供90亿千瓦时电力,为我们节省数亿元资金。”除了先期规划外,东方希望的生产效率也是远高于同行。据刘永行介绍,东方希望河南的氧化铝厂,土地和人力只有同等规模工厂的十分之一,却能达到相当的产能,创造了世界一流的劳动效率,今年其人均产能达到600吨,而世界平均水平只有250吨左右。去年,东方希望的降本增效额达4亿余元,集团利税恢复到历史良好水平。东方希望财务总监赖林军则向财新记者透露,亏损累累的国内最大电解铝企业中国铝业的高层今年曾多次拜访东方希望商谈混合所有制合作。但东方希望考察后发现,中铝的效率不高,设备和人员已经固化,产品亏损严重,接手后可能拿不回投资,于是就放弃了合作。“虽然市场不景气,但我们依然可以活的很好,而且随着未来房地产和汽车业走出低谷,我们产品的需求只会越来越大,我们现在是希望政府能简政放权,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让市场进行自主调节。”刘永行说。到西部去

  在谈到未来的发展战略时,刘永行表示,东方希望的未来发展重点就是将产能往西部转移。“我们在新疆的沙漠里征用了2万亩土地,建设一个产能与包头稀铝项目匹敌的新项目,目前该项目已经部分投产运行。”赖林军表示,新疆有着比包头更为优惠的能源和政策。新疆项目自备电厂且脱网运行,比在包头每年可节省数亿元的并网费用。此外,新疆项目可以使用无外运价值的低热值煤炭进行发电,每度电的发电成本仅有一两分钱,这又可以节省大量成本。“产业转移是一个永恒的话题,过去世界工业主要在欧美,后来转移到日韩,20年前大量转移到中国,现在我们要进行再一次转移,不是转移出国,而是转移到人口少、资源多、环境容量大的西部去,而且越早执行优势越大,我们现在规划是在新疆320万吨电解铝及配套160万吨阳极炭素、595万千瓦发电机组和540万吨煤制甲醇转180万吨烯烃项目。”(记者 包志明)

编辑:王姣 来源:中国经济网